陳松伶《我和 TA 的成名曲》文字專訪

十二月 10, 2012

今個星期六,我地就會同松松姐姐來一個面對面的接觸,而在此之前,我們還特地找了他作一個簡短的訪問,希望了解一下,今次松松出發燒碟的一些感覺及分享一些淡出娛圈後的心態呢。

松:陳松伶 (松松)

W: Wil

M: Mankoo

W: 甚麼原因把妳從過去半淡出娛樂圈的生活帶會現在發燒碟的音樂世界裡面呢 ?

松: 其實我在過去數十年都一直想作出新嘗試,推出一張可以令自己自豪的發燒碟。不過,由於素材和客觀條件所限,推出發燒碟一事仍然舊舊未成事。值得慶幸的是,我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目前的合作班底。他們無論在音樂方面以致信仰方面都與我產生了一個很大的共鳴感。我曾對他們坦言,如果我在娛樂圈、樂壇再重走淡出前的舊路,我就一定不會推出任何新音樂專輯。在個人的音樂道路上,我敢大膽講我早年的歌曲主要是起了一種渲洩作用,成名或得獎其實一直都不是我想追求的音樂生命。在我的成長中,我學到音樂的關鍵是在於與樂迷間非言語的感情交流,即使彼此是言語不通,甚至是文盲,亦可以透過音樂達致互相了解的最大目的。此外,我亦希望可以透過這張發燒碟 “發聲”,寄望可以透過音樂回饋社會多年來的栽培,並引發一個 “小宇宙” 以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好友一同發熱發亮。

W: 這一張新發燒碟是如何被孕育出來的 ?

松: 新發燒碟之所以會被孕育出來全是因為我近年對自己生活的一些頓悟 — 以真實的情感唱歌。在過去半淡出娛樂圈的日子中,我一直都有保持聆聽古典音樂的習慣。這種習慣除了能令我心境平復外,更能使我得到Healing 的效果。此外,跟丈夫一起聆聽 “北京搖滾樂” 亦令我感到無包裝、真情感的流露往往都比靚仔、靚女的形象來得叫人著迷。這種種因素都令我心癢癢想將新元素帶到我的新專輯中。

W: 請問妳對HiFi 碟的個人定義是甚麼 ?

松: 我對HiFi 碟的定義很簡單,就是要真實、真性情。坦白說,天價線材為的都是聽到 “原聲”,可知 “真實” 其實千金難換。

W: 為甚麼會以《我和TA的成名曲》作為新發燒碟的碟名 ?

松:《我和TA的成名曲》中的 TA 其實是指內地網絡潮語 “他/她” 的簡稱,所以香港的本地粉絲未必能一時三刻參透當中的巧妙之處。

W: 新碟內的精選金曲是如何被選出來的 ?

松: 新碟內的十首曲目其實都是影響我音樂生命最多的十首金曲。它們塑造了我的童年以及青少年時代。例如關正傑的一首<<星>>就給了我一種極之正氣的形象。而我的版本就會偏向於要展示一種孤獨女性的堅強形象。知音的粉絲應該會聽到我其實是把現階段的情感投放了在這首金曲只中。

W: 除 <<星>> 以外,妳還有其它心水靚歌會推介各歌迷和 HiFi 碟迷嗎 ?

松: 除了<<星>> 以外,我會極力推介 <<風繼續吹>> 這一首金曲。因為 <<風>> 的原唱者山口百惠的在音樂哲學以及家庭觀念方面都對影像深遠。因為我十分認同女性的責任永遠都是以家庭為依歸,所以當事業和家庭要同時兼顧時,我都會仿效山口百惠的做法,乖乖做個好太太、好媽媽。

W: 在製作新專輯的過程中,妳是否感受到有很高的自由度和發揮機會,並且做到了多年來希望得到的突破 ?

松:在新碟中,我和整個班底的自由度很大,而且發揮機會亦很多。首先,我們得到了資深電影人蕭定一先生在財政上的全力支持,因此經濟方面的負擔可以鬆一口氣。此外,一見如故的眾 Musician 班底在宗教信仰以及音樂上都有共同目標都令整個團隊合作無間。

M: 為何新碟沒有 <<天涯歌女>> 呢 ?

松: 版權問題一直都是一個令我感到十分困擾的原因。這因素一來困擾著我可利用素材的數目,二來又影響了出品的可塑造性,令眾樂迷失望。如果真的不受版權所限,我更有意翻唱所有經典兒歌,並全數收錄於這張專輯之中。

W: 妳對網絡音樂銷售模式在甚麼看法 ?

松: 我當然較喜愛支持實體 CD 碟。不過,如果同業可以標準化所有 CD 包裝大少,就能解決到粉絲們難於收藏大小不一 CD 的難題。此外,我們亦希望在將來的專輯中加入多些自己手寫的部分以增加收藏價值,把歌迷拉回實體 CD 碟市場。

歡迎進入我們的影音玩樂討論區發表意見.
http://www.post76.com/x2/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1326&fromuid=16

*** 溫馨提示:想更緊貼更多影音界的最新資訊,請到以下的 Facebook 專頁按「讚好」 Google+ 專頁按「加到社交圈」加入我們,每天就會收到全新的中文影音免費資訊呢!! ***

分享文章網址: https://goo.gl/hymk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