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的角》麥浚龍

三月 11, 2014

2014-03-04 06.56.52

對於麥浚龍(Juno)的最深印象是推出首張專輯時,滿佈旺角地鐵站每一根圓柱的廣告,那種燒銀紙的莊觀,以現今的唱片環境,應該是可一不可再了。當年偶像大行其道,Juno也被包裝成一個偶像,又唱又跳,以他較柔的聲線唱跳舞歌,剛陽不足。偶然在K房也會聽到有人點他的《有人》、《沒有人》,或許當年你我也曾帶著吃花心的心態看這個富二代當明星的故事,雖然他的歌聲不算獨特,但他的堅持,對自己專輯的意志及不理會主流的世界觀(莫過於談情說愛,再加點正能量),而他卻在探索那暗黑的世界,人性的「本我」。柔弱的可能是Juno的聲線,又可說是人性,而角彷彿是「本我」,為了社會的平穩和上位者的統治,「超我」的出現把角磨得圓滑,柔弱的「本我」,還能依舊嗎?又或是柔弱的人,能以超我去改變過來嗎?

2014-03-04 06.57.342014-03-04 06.57.47

2014-03-04 06.58.382014-03-04 06.58.13

 整張專輯Juno沒參與創作,卻參與監製工作,掌握整張專輯的概念,令歌曲更連貫在一個暗黑的世界觀。因為專輯本身不太理會商業價值,反而可更專注在「另類」的世界觀,創作人可探討的層次比一般流行曲更值得研究,因為流行曲給大眾,不怕淺白,只怕你看不懂。《逆蒼生》編曲激昂,但主唱的是Juno和林二汶兩把很柔的歌聲,說的是一個很可笑,但又每天發生的世界,人類軟弱得情願有主人,甘心為奴隸。但逆蒼生就是要反過來,我做我,依著「本我」,嘲笑著世人「牢獄裡期望有救世主多興奮 難得和枷鎖合襯」。另一夕爺的《鶴頂紅》表面寫的是毒藥,有人把它套入尼采的思想,小的不才,還未拜讀。以迷幻的編曲唱出那迷幻的人生,可以說唱的是中情毒,又可看著明知眼前的「紅」是一種劇毒,但人性的柔弱抵不了引誘,「洪峰不過一瞬,難得跟你一起痛」,有著不顧一切的衝動。即使不是「情」,柔弱的人性也敵不過「紅」的誘惑,套在貪、嗔、痴,也適合不過。由《逆蒼生》的剛烈的反眾生的故我,來到《畸》,以微弱的自身去看待「畸」的世界,以鋼琴二重奏為主的伴奏,簡單的去訴說只求活著活著,即使自己是畸,或是世界的畸。另一柔情的歌曲是馮穎琪Featuring的《門》,相對上較易入口,未及《灰》的暗黑世界,五月天有一首歌叫《傷心的人別聽慢歌》,應用在《灰》,悲觀的人別聽灰歌。最後兩首以「情」為題,分別是《拿走我的呼吸》,除了沉靜的開場,這歌還算大路,作結的《鎖骨》相對露骨得多,以性感的鎖骨作喻,再配合關淑怡的氣聲演繹。雖然整張專輯只有7首歌,但內容和編曲也很豐富,本來以為柔弱的歌聲聽久會悶,但聽畢七首歌會嫌少。下一張專輯但求不用多等三年吧。

2014-03-04 06.58.56

>

有你既支持,就係我地最好既推動力,齊齊參與

FUNPost76.com

<

歡迎進入我地論壇對本文章發表您的回覆啦^^"
http://www.post76.com/x2/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3565&fromuid=16

<

*** 溫馨提示:想更緊貼更多影音界的最新資訊,請到以下的 Facebook 專頁按「讚好」 Google+ 專頁按「加到社交圈」加入我們,每天就會收到全新的中文影音免費資訊呢!! ***

分享文章網址: https://goo.gl/HDGhcb